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惠澤社群福彩门户 >
【光大固收】信用债违约的特征
作者:admin  日期:2020-02-27 23:17 来源:未知 浏览:

  本订阅号中所涉及的证券研究信息由光大证券601788股吧)固收研究团队编写,仅面向光大证券专业投资者客户,用作新媒体形势下研究信息和研究观点的沟通交流。非光大证券专业投资者客户,请勿订阅、接收或使用本订阅号中的任何信息。本订阅号难以设置访问权限,若给您造成不便,敬请谅解。光大证券研究所不会因关注、收到或阅读本订阅号推送内容而视相关人员为光大证券的客户。

  2019年以来银行间和交易所共有164只债券发生违约(按首次违约计),涉及的债券本金规模达1343.94亿元,其中有41家发行人首次在债券市场发生违约。债券违约的特征可以用以下四句话来概括:行业较分散,民企未改善,城投低风险、重整在提速。

  总体来说,2019年新增违约主体的行业较为分散,这一特征与往年一致。自2014年有债券违约事件以来, 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已经有26个出现了违约,违约主体的行业覆盖度很高。从另一个角度看,除综合行业外,违约主体次多的化工行业的违约企业数量占比为9.4%,这说明违约主体在行业中的分布较为均匀。

  值得一提的是,违约主体最为集中的是综合行业。一方面,这是因为该行业发行人的数量较多。另一方面也是更为重要的,这体现出债券违约人在企业经营特征上的规律:过度多元化的企业更容易违约。

  自2018年的集中违约以来,民企债大量违约的趋势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善。我们认为,未来中小银行的信用供给会不可避免地出现收缩,这将对民营企业融资造成较为不利的影响。

  市场对城投债的担忧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投资者担心中小银行的信用供给收缩影响至城投债;另一方面,投资者担心结构化融资受阻后城投主体的债券融资会受到影响。事实上,上述两个因素可以归结为“市场不给力”,不过对于城投主体而言,核心风险来源是“政策不给力”。但在“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的大基调下,政策对城投融资更为友好。

  作为违约后续处置的重要手段,近年来违约主体被申请破产重整的数量明显增多。自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增多以来,被申请重整的发债主体也开始增多,2019年更甚,全年共有20个发债主体被申请破产重整,这一数量明显高于往年。2020年以来,北大方正集团亦被裁定破产重整。

  2019年截至目前(2020年2月26日,下同)银行间和交易所共有164只债券发生违约(按首次违约计),涉及的债券本金规模达1343.94亿元,其中有41家发行人首次在债券市场发生违约。这些发行人的特征可以用以下三句话来概括:行业较分散,民企未改善,城投低风险。

  2019年截至目前的41家新增违约人分布于综合、化工、机械设备、建筑装饰、商业贸易、轻工制造、有色金属房地产、汽车、食品饮料、电子、纺织服装、计算机、农林牧渔、通信、医药生物、传媒这17个行业(按申万一级分类)。总体来说,新增违约主体的行业较为分散,这一特征与往年一致。

  我们一直强调,我国债券市场的违约主体并无明显的行业规律。自2014年有债券违约事件以来, 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已经有26个出现了违约,违约主体的行业覆盖度很高。一方面,违约数量最多的行业是综合;另一方面,违约主体第二多的化工行业违约企业数量占比为9.4%,这说明违约主体在行业中的分布较为均匀。

  值得一提的是,违约主体最为集中的是综合行业。一方面,这是因为该行业发行人的数量较多。另一方面也是更为重要的,这体现出债券违约人在企业经营特征上的规律:过度多元化的企业更容易违约。

  自2018年的集中违约以来,民企债大量违约的趋势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善。2019年全部新增违约人多数为民企,共计32家,依然保持在较高水平,2020年初以来,市场上已有2家新增违约主体,均为民企。我们认为,在包商银行事件的影响下中小银行的信用供给会不可避免地出现收缩,这将对民营企业融资造成较为不利的影响。进一步来看,前期融资过于激进的、业务过于多元化的主体,其暴露出风险的概率更高。

  城投债券风险依然可控,市场比较关注的2018年新疆兵团六师的技术性违约、2019年的呼和经开回售事件都很快得到了解决。市场对城投债的担忧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投资者担心中小银行的信用供给收缩影响至城投债;另一方面,投资者担心结构化融资受阻后城投主体的债券融资会受到影响。我们认为,上述两方面因素同时影响到了城投公司和民营企业,但与民企相比,城投更容易得到地方政府的协调和救助,因此其受到的影响将显著低于民企主体。

  事实上,上述两个因素可以归结为“市场不给力”。2013年银行间市场“钱荒”时市场明显更“不给力”,当时并没有城投债出现违约。与2013年相比,当前的情况要好得多,因此城投主体所面临的压力也小得多。对于城投主体而言,影响大的并不是“市场不给力”,而是“政策不给力”。例如,17Q1-18Q3这段时间内,有关隐性债务治理的政策力度较大,因此城投主体感到了压力,也导致了城投债收益率的上行。

  目前的政策基调与上述那段时间有较为明显的不同,更加强调“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例如,2019年6月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要求“鼓励依法依规市场化融资,增加有效投资,促进宏观经济良性循环,提升经济社会发展质量和可持续性。”

  出于对2020年政策的考虑,我们仍然看好城投债,我们坚定的认为城投债仍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品种,2020年城投债的违约风险依然可控。2020年,“稳增长”仍是主基调,而稳基建是稳经济、稳就业的重要方式,城投平台作为基建承担的重要主体将受益。且城投主体有一定的资质下沉空间,但不宜全面下沉,应注意规避类城投平台。

  随着信用债违约的常态化,债券违约的后续求偿也成为了投资者乃至监管机构的关注焦点。2019年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和三大部委联合召开了“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讨论化解债券违约以及加快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2019年12月27日,央行、发改委和证监会联合起草的《关于公司信用类债券违约处置有关事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公布。

  国内债券违约后的求偿并没有统一的处理模式或流程,大致可以通过债务人债权人是否协商一致分为自主协商和司法程序两类,而破产重整则是进入司法程序后常见的一种求偿方式。自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增多以来,被申请重整的发债主体也开始增多,2019年更甚,全年共有20个发债主体被申请破产重整,这一数量明显高于往年,而2020年以来,北大方正集团亦被裁定破产重整,重整的速度明显加快。

  2.1、众品食业发行人众品食业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众品食业共涉入2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月7日、2019年4月11日分别兑付16众品02回售款及16众品01本息,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除违约债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重大仲裁;主体评级调低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2、康得新发行人康得新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康得新共涉入4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月15日支付18康得新SCP001本金和利息,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此后18康得新SCP002、17康得新MTN001、17康得新MTN002陆续违约。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新增涉诉资产查封及冻结;高层人事变动;收到证监会警示函;债项评级调低;主体评级调低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 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3、宝塔石化发行人宝塔石化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宝塔石化共涉入2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月29日和2019年9月26日兑付“14宁宝塔MTN001”“ 14宁宝塔MTN002”本息,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债券和主体评级调低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 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4、东方园林002310股吧)发行人东方园林为地方国企(与2019年9月被国资企业“朝汇鑫”收购,此前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东方园林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已于2019年2月1日将18东方园林CP002的本金5亿元支付到上海清算所应收固定收益产品付息兑付资金户,但由于财务人员操作失误,截至2019年2月12日下午5点,未能及时将3000万元利息支付到上海清算所。财务人员已于2019年2月12日下午5点37分完成3000万元利息支付到上海清算所的操作,于2月13日完成兑付。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已足额偿还,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有存续债券5只,债券余额为23.02亿元。

  2.5、国购投资发行人国购投资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国购投资共涉入10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2月1日兑付“16国购01” 回售款和利息,但由于账户被查封、现金流短缺以及筹融资渠道受限等原因,无法按时偿付该期债券利息及回售本金。此后16国购02等8只债券陆续发生违约,且因“16国购01”违约导致“16国购债” 触发交叉违约保护条款。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主体评级调低;重大诉讼;业绩预亏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 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发行人庞大集团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庞大集团共涉入3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公告称,原定于2019年2月20日兑付的16庞大03回售本息将延期支付,应付款为1.19亿元,构成实质性违约。而未回售部分因交叉违约及加速清偿条款于2019年3月20日加速到期。2019年9月5日,公司被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重整,存续债券立即到期应付。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根据公司公告,2019年12月11日,法院已批准庞大集团重整计划,普通债权及有财产担保债权对应担保财产无法覆盖的债权部分,以债权人为单位,每家债权人50万元以下(含 50万元)的债权部分,由庞大集团在本重整计划执行期限内以现金方式全额清偿;超过50万元的债权部分,除留债展期清偿的普通债权外,以每100元普通债权分得约16.72股庞大集团资本公积转增股票。

  2.7、秋林集团发行人秋林集团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秋林集团共涉入3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3月1日兑付16秋林01回售本金及利息,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此后16秋林01、16秋林02本金及利息提前到期未兑付,发生违约。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涉及诉讼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8、东方金钰600086股吧)发行人东方金钰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东方金钰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3月18日兑付17金钰债利息,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截至利息兑付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债券评级调低;业绩预亏;股票质押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 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9、胜通集团发行人胜通集团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胜通集团共涉入9起债券违约事件。2019年3月7日,公司向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法院申请重整。2019年3月19日,公司公告称存续的9只债券因进入重整程序导致违约。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主体评级调低;重大债务诉讼;公司重整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 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发行人三胞集团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三胞集团共涉入6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未能于2019年3月19日兑付“12三胞债”本息。随后16三胞02(私募债)、16三胞02(一般公司债)、16三胞03、H7三胞02、16三胞05等五只债券陆续违约。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已向银行账户拨款1.86亿元,但仍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存续债券有2只,债券余额29.24亿元。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主体评级调低;股份司法冻结;资产出售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11、天翔环境300362股吧)发行人天翔环境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天翔环境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3月25日兑付16天翔01本息,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对外收购;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业绩亏损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12、天宝食品发行人天宝食品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天宝食品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4月9日兑付“17天宝01”本息,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股份冻结;重大诉讼;债券评级下降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发行人中民投为民营企业。公司应于2019年4月8日兑付16民生投资PPN002本息,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随后18民生投资SCP004本息于2019年4月22日到期应付,公司延迟2日后于2019年4月24日完成本息的兑付。此外,应于2019年5月28日兑付的18民生投资SCP005本息于2019年5月30日完成本息的兑付。而应于2019年7月18日兑付18民生投资SCP007本息,于2019年7月22日完成本息兑付。2019年8月26日,由于资金划转不及时,18民生投资SCP006的偿付本息仍有部分资金未能于当日17点前及时支付,2019年8月29日完成兑付工作。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部分违约债券仍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存续债券有4只,共84.52亿元(不含已回售的本金)。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借款超上年末净资产20%;人事变动;出售转让标的公司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发行人云南中小企业为集合企业,包括了维和药业,普尔顿,积大制药,川金诺300505股吧),天浩股份,锦苑花卉。截至2020年2月26日,云南中小企业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发行人应于2019年4月22日兑付13云中小债本息,因经营不善,维和药业公司、天浩金属公司无法按时支付13云中小债本金及利息,昆明产业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为其代偿13云中小债本息合计1.15亿元。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已完成兑付,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发行人中信国安为公众企业,截至2019年7月19日,中信国安共涉入7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4月28日兑付15中信国安MTN001利息,公司因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随后中信国安MTN001利息,18中信国安MTN001利息,18中信国安MTN002,15中信国安MTN003,14中信国安MTN002,16中信国安MTN002,15中信国安MTN004截至本息兑付日终,公司均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存续债券有1只,共16亿元。

  2.16、金洲慈航000587股吧)发行人金洲慈航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5月15日兑付17金洲01回售款和利息,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2.17、腾邦集团发行人腾邦集团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腾邦集团共涉入2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未能于2019年6月10日和2019年6月18日足额支付17腾邦01,17腾邦02的债券利息,构成实质违约。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主体评级下降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18、丰盛集团发行人丰盛集团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丰盛集团共涉入1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因流动资金紧张,未能于2019年6月17日兑付17丰盛02回售金额和利息,随后18丰盛01,G17丰盛1,16丰盛01等10只债券在截至本息兑付日终,均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主体评级下降;公司名称及经营范围变更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19、北讯集团发行人北讯集团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北讯集团共涉入2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6月25日兑付18北迅03利息,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随后18北讯04于2019年7月16日实质性违约。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存续债券有1只,共7亿元。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主体评级下降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20、大富配天投资发行人大富配天投资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大富配天投资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未能于2019年7月12日兑付16配投01本金和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主体评级下降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21、精功集团发行人精功集团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精功集团共涉入11起债券违约事件。由于公司流动资金紧张,公司未能于2019年7月15日如期兑付18精功SCP003利息,随后18精功SCP004,17精功02,16精功PPN003等10只债券截至本息兑付日终,均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股份冻结;资产冻结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22、安徽外经发行人安徽外经为民营企业,截至2020年2月26日,安徽外经共涉入5起债券违约事件。由于发行人融资计划均未如期实现,境内外资产处理均无实质进展等原因,公司应于2019年7月15日兑付16皖经02的回售款和利息未能如期兑现,随后16皖经03,16皖经建MTN001、18皖经建MTN001、18皖经建MTN003陆续出现违约情况。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有存续债券2只,债券余额9.94亿元。

  债券违约前的重大事项有:主体评级下降等。后续偿债主要方法:努力筹措资金,偿债保障措施落实,同时加强自身经营,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完善信息披露工作。

  2.23、沈机集团发行人沈机集团为地方国有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沈机集团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7月17日兑付因破产重组提前到期的15沈机床MTN001回售款和利息,由于行业持续低迷,公司连年亏损,回款不畅,资金出现流动性困难,资不抵债,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发行人浩通物产为地方国有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浩通物产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7月25日兑付18浩通01回售款和利息,由于公司近年来盈利能力不强, 流动性困难,杠杆水平过高,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有存续债券2只,共4.19亿元。

  发行人沈机股份为地方国有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沈机股份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7月25日兑付因破产重组提前到期的15沈机床股MTN001回售款和利息,由于行业持续低迷,公司连年亏损,回款不畅,资金出现流动性困难,资不抵债,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发行人盐湖股份为地方国有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盐湖股份共涉入3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9月30日兑付提前到期15盐湖MTN001、16青海盐湖MTN001、盐湖01回售款和利息,由于公司对“镁”项目投入巨大,但效益不高。另外,近年来原材料价格上涨,公司优质板块的带来的净利润无法弥补高额的投资成本和原料成本,使公司陷入巨大的财务危机,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总金额61.74亿元的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发行人颐和地产为民营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颐和地产共涉入2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9月30日兑付“17颐和01”和“17颐和04”的债券利息及本金,由于公司流动性恶化,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发行人东方锆业为公众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东方锆业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0月08日兑付“12东锆债”的债券利息及本金,公司由于季度末资金紧张以及筹融资程序缓慢等原因,于2019年10月11先兑付本期债券利息及10%债券本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已偿付,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发行人西王集团为民营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西王集团共涉入8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0月24日兑付“18西王CP001”的债券利息及本金,公司由于资金周转困难,截至本息兑付日终,公司未按时支付债券本金和利息。随后18西王CP002,19西王SCP001,19西王SCP003,19西王SCP002,16西王07,15西王01陆续违约。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有7只存续债券,存续规模45.5亿元。

  发行人天广中茂为公众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天广中茂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0月24日兑付“16天广01”的债券利息及本金,公司由于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净利润持续下滑等原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发行人金贵银业为民营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金贵银业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1月03日兑付“14金贵债”的债券利息及本金,公司由于利润大幅下滑,流动性紧张等原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有存续债券2只,总计金额1.9亿元。

  发行人刚泰控股为民营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1月08日兑付“17刚股01”的债券利息,公司由于资金账户被冻结,流动性紧张等原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发行人贵人鸟为民营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贵人鸟共涉入2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1月11日兑付“16贵人鸟PPN001”的债券利息及本金,公司由于流动性紧张等原因,“14贵人鸟”相继违约,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发行人东旭光电为民营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东旭光电共涉入3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1月18日兑付“16东旭光电MTN001A”的回售款及债券利息,公司由于资金出现暂时性周转困难,“16东旭光电MTN001B”“16东旭光电MTN002”相继违约,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有存续债券1只,总计金额9.56亿元。

  发行人北大方正为中央国有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2月02日兑付“19方正SCP002”的债券利息及本金,公司由于流动资金紧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2020年2月19日,北京一中院作出裁定,裁定受理北京银行601169股吧)对北大方正集团的重整申请,目前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清算组担任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人。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所有存续债券立即到期应付,总计待偿债券余额达365.4亿元。

  发行人华泰汽车为民营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华泰汽车共涉入3起债券违约事件。由于现金流短缺及融资受阻等原因,公司未能于2019年7月26日如期兑付“16华汽02”的债券本金及利息。随后,虽然发行人积极筹措偿债资金,但16华泰02、16华泰03债券利息及回售本金,仍然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有存续债券1只,总计金额11.53亿元。

  发行人天物能源为地方国有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8月30日兑付“18天物01”的债券利息,由于公司近一年陷入财务困境,资金流动性紧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有存续债券2只,总计金额15.75亿元。

  2.38、辅仁药业发行人辅仁药业集团为民营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辅仁药业集团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0月18日兑付“16辅仁药业PPN003”的债券利息及本金,由于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有存续债券4只,总计金额14亿元。

  2.39、呼和经开发行人呼和经开为地方国有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呼和经开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19年12月06日兑付“16呼和经开PPN001”的债券利息,由于地方财政压力较大,截至本息兑付日终,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2019年12月9日,根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公司偿还了“16呼和经开PPN001”部分违约资金,剩余未兑付的签署了展期协议。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已偿付,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2.40、天神娱乐002354股吧)发行人天神娱乐为公众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20年1月20日兑付“17天神01”回售款和未回售部分利息,其中回售金额为9.22亿元(含利息),未回售部分应计利息为0.11亿元。截至2020年2月26日,公司违约债券仍处于拖欠状态,除违约债以外公司无存续债券。

  发行人康美药业为民营企业,截至 2020年2月26日,共涉入1起债券违约事件。公司应于2020年2月3日兑付15康美债公司债券的回售金额24.91亿元(含利息),但由于公司流动性资金较为紧张,未如期偿付回售款,此外债券未回售部分的应付利息为0.02亿元,公司亦未如期偿付未回售部分利息。根据公司公告,截至2020年2月3日,通过资产处置等方式公司共筹集到11.3亿元用于15康美债回售本息兑付,将通过差异化支付方式,其中面额50万元(含)以内部分的本金全额兑付,面额50万元以上部分的本金等比例支付的议案已获持有人通过。除违约债以外公司仍有10只存续债券,存续债券规模达145亿元。

  1.前期已存在明显瑕疵的主体后续违约的概率仍高,警惕该类主体的违约风险,以及违约后对市场造成的负面冲击。

  2.受到疫情影响,规模较小、现金流短缺的民企受到的冲击更大;3.城投风险较低,但目前信用利差压缩较窄,需警惕个体事件对相应区域债券造成的估值波动。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