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福彩门户正牌免费资料 >
《陋室铭》与《爱莲说》的异同
作者:admin  日期:2020-02-27 14:58 来源:未知 浏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陋室铭》与《爱莲说》两文都属议论文,两文都是骈散结合,读来抑扬顿挫,和谐悦耳。

  1、《陋室铭》:作者因在任监察御史期间,曾经参加了王叔文的“永贞革新”,反对宦官和藩镇割据势力。革新失败后,被贬至安徽和州县当一名通判。按规定,通判应在县衙里住三间三厢的房子。可和州知县见作者被贬,故意刁难之。

  2、《爱莲说》:据清邓显鹤《周子全书》《年谱》记载:“八年癸卯。先生四十七,正月七日,行县至于都,邀余杭钱建侯(拓)、四明沈希颜游岩题石,并有诗刻石。五月,作《爱莲说》,沈希颜书,五抟篆额。钱拓上石,即十五日事也。”先生四十七,即嘉祐八年(1063)。

  1、《陋室铭》:《陋室铭》是唐代诗人刘禹锡所创作的一篇托物言志骈体铭文。全文短短八十一字。文章层次明晰,先以山水起兴,点出“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主旨,接着从室外景、室内人、室中事方面着笔,渲染陋室不陋的高雅境界,并引古代俊彦之居,古代圣人之言强化文意,以反问作结,余韵悠长。

  2、《爱莲说》:《爱莲说》是北宋理学家周敦颐创作的一篇散文。前一部分对莲花高洁的形象极尽铺排描绘之能事;第二部分则揭示了莲花的比喻义,分评三花,并以莲自况,抒发了作者内心深沉的慨叹。

  1、《陋室铭》:借赞美陋室抒写自己志行高洁,安贫乐道,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意趣。

  2、《爱莲说》:通过对莲的形象和品质的描写,歌颂了莲花坚贞的品格,从而也表现了作者洁身自爱的高洁人格和洒落的胸襟。

  展开全部从文体看,两文都属议论文。②从主题看,两文表现的都是作者洁身自好、不慕名利的生活态度。③从立意看,两文都以衬托手法托物言志。④从表达方式看,都聚描写、抒情、议议于一体。⑤从句式看,两文都是骈散结合,读来抑扬顿挫,和谐悦耳。⑥从线索看,都是作者的主观感受。

  ①从主题看,《爱莲说》的作者表达的不是隐逸,而是在污浊的尘世间保持自己的清白节操,《陋室铭》流露的则是作者消极遁世、安贫乐道的隐逸情趣。②从立意看,《爱莲说》是通过正面赞美莲的形象来表达自己的高洁情操,《陋室铭》则以反向立意的方式,达到了抒怀的目的。③从表达方式看,《爱莲说》对“莲”进行的是人格化描写;《陋室铭》通过具体描写“陋室”恬静、雅致的环境和主人高雅的风度来表述自己高洁隐逸的情怀。④从文体看,《爱莲说》是“说”,《陋室铭》是“铭”。⑤从句式看,《爱莲说》以散句为主,句式长短相间、错落有致、富于变化;《陋室铭》则以骈句为主,句式整齐、节奏分明、音韵和谐。⑥从线索看,《爱莲说》以“爱”为线索,《陋室铭》则以“惟吾德馨”的立意贯穿全文的始终。《陋室铭》与《爱莲说》虽是不同时代作家的作品,却都是短篇佳构,其意蕴丰厚,颇耐咀嚼。

  《陋室铭》一文以一组整齐匀称的排比先为铺垫,“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是为第一层,“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是为第二层,然后转出为第三层,也是全文的主旨句:“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这样,层层铺垫,两两作比,即可使文字旁逸斜出,仪态万方,波澜顿出,引人入胜。

  随后正面写陋室:“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绿”、“青”是为景,自然雅致,同时也暗示,此处少有造访者;一上一入,化静为动,传神动人,韵味十足,主人对环境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再写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一有一无,虚实相济,自成对比,令人想见主人身份、交往:人必是德才兼备之人,非追名逐利之辈,故迎鸿儒于室内,拒白丁于门外;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则用骈散结合的句式,写出室内主人的活动,于正反对比中,写出不同凡响的追求,虚实相生里,表明高雅脱俗的情怀,从而见出“陋室不陋”的意旨。

  妙的是:文章到此似可收束,但作者却意外的拓开一笔,向更深处生发,引诸葛,说子云,虽草庐一座却千古名重,虽亭子小小却万载流芳,不是因物陋,而是主人品德高尚所使然,那么,我之室又怎可说陋呢?这样,不仅丰富了文章内容,加重了主旨的分量,更使行文多一层波澜。最后以孔子云:“何陋之有?”收束,如撞钟,久久不绝,同时还使人想起这句话的前半句“君子居之”,其隐含的意义,明白无遗--陋室主人就是君子,行文痕迹不露,颇有余味。

  应该说《陋》文的是新颖脱俗,不落窠臼,首尾圆展,浑然天成,语句参差,节奏鲜明之篇,不愧大家手笔,令人百读不厌。

  《爱莲说》一文以水陆草木之花导入,引独爱菊的陶渊明,甚爱牡丹的世人与钟情莲的我形成衬托。自然菊、牡丹与莲,隐逸者、富贵者与君子者,菊之爱、牡丹之爱与莲之爱亦形成衬托,如此重叠映衬,主旨便层层深入,步步突出,从而把一个与众不同的我表现的鲜明、形象。

  的确,莲形神俱佳,风姿绰约:“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实是君子风度,如此气质,菊花有么?牡丹像么?其他草木之花可以比么?我为何钟情于莲,岂不是不言自明么?

  为人称赏的还有:比喻手法的恰当使用,给文章增色不少。菊为隐士,牡丹乃富贵者也,莲是君子,这都是明喻;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喻为人的庄重高洁,不逢迎权贵,不同流陋习;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喻为人的坦荡正直,表里如一;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喻为人的美德广布,卓然自立,器宇轩昂,受人敬重。当然,这些都是暗喻,明写莲,而实写人,作者把对理想的追求与自我的情操,极为巧妙的寄寓在对莲的描写、吟咏之中。

  两文皆流露出孤芳自赏、自命清高、与人无患、与世无争的情调,这不能不说是其消极的一面,但作者身处当时的环境,庸俗之气四溢,崇名尚利流行,尚能重视修身养性,强调洁身自好,不慕荣华,不求享受,难道不令人称道,给人启发吗?尤其在今天一切向钱看,喧嚣之声不绝,人人浮躁的情况下,更是如黄钟大吕,让人警醒。

  ①从文体看,两文都属议论文。②从主题看,两文表现的都是作者洁身自好、不慕名利的生活态度。③从立意看,两文都以衬托手法托物言志。④从表达方式看,都聚描写、抒情、议议于一体。⑤从句式看,两文都是骈散结合,读来抑扬顿挫,和谐悦耳。⑥从线索看,都是作者的主观感受。

  ①从主题看,《爱莲说》的作者表达的不是隐逸,而是在污浊的尘世间保持自己的清白节操,《陋室铭》流露的则是作者消极遁世、安贫乐道的隐逸情趣。②从立意看,《爱莲说》是通过正面赞美莲的形象来表达自己的高洁情操,《陋室铭》则以反向立意的方式,达到了抒怀的目的。③从表达方式看,《爱莲说》对“莲”进行的是人格化描写;《陋室铭》通过具体描写“陋室”恬静、雅致的环境和主人高雅的风度来表述自己高洁隐逸的情怀。④从文体看,《爱莲说》是“说”,《陋室铭》是“铭”。⑤从句式看,《爱莲说》以散句为主,句式长短相间、错落有致、富于变化;《陋室铭》则以骈句为主,句式整齐、节奏分明、音韵和谐。⑥从线索看,《爱莲说》以“爱”为线索,《陋室铭》则以“惟吾德馨”的立意贯穿全文的始终。《陋室铭》与《爱莲说》虽是不同时代作家的作品,却都是短篇佳构,其意蕴丰厚,颇耐咀嚼。

  《陋室铭》一文以一组整齐匀称的排比先为铺垫,“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是为第一层,“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是为第二层,然后转出为第三层,也是全文的主旨句:“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这样,层层铺垫,两两作比,即可使文字旁逸斜出,仪态万方,波澜顿出,引人入胜。

  随后正面写陋室:“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绿”、“青”是为景,自然雅致,同时也暗示,此处少有造访者;一上一入,化静为动,传神动人,韵味十足,主人对环境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再写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一有一无,虚实相济,自成对比,令人想见主人身份、交往:人必是德才兼备之人,非追名逐利之辈,故迎鸿儒于室内,拒白丁于门外;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则用骈散结合的句式,写出室内主人的活动,于正反对比中,写出不同凡响的追求,虚实相生里,表明高雅脱俗的情怀,从而见出“陋室不陋”的意旨。

  妙的是:文章到此似可收束,但作者却意外的拓开一笔,向更深处生发,引诸葛,说子云,虽草庐一座却千古名重,虽亭子小小却万载流芳,不是因物陋,而是主人品德高尚所使然,那么,我之室又怎可说陋呢?这样,不仅丰富了文章内容,加重了主旨的分量,更使行文多一层波澜。最后以孔子云:“何陋之有?”收束,如撞钟,久久不绝,同时还使人想起这句话的前半句“君子居之”,其隐含的意义,明白无遗--陋室主人就是君子,行文痕迹不露,颇有余味。

  应该说《陋》文的是新颖脱俗,不落窠臼,首尾圆展,浑然天成,语句参差,节奏鲜明之篇,不愧大家手笔,令人百读不厌。

  《爱莲说》一文以水陆草木之花导入,引独爱菊的陶渊明,甚爱牡丹的世人与钟情莲的我形成衬托。自然菊、牡丹与莲,隐逸者、富贵者与君子者,菊之爱、牡丹之爱与莲之爱亦形成衬托,如此重叠映衬,主旨便层层深入,步步突出,从而把一个与众不同的我表现的鲜明、形象。

  的确,莲形神俱佳,风姿绰约:“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实是君子风度,如此气质,菊花有么?牡丹像么?其他草木之花可以比么?我为何钟情于莲,岂不是不言自明么?

  为人称赏的还有:比喻手法的恰当使用,给文章增色不少。菊为隐士,牡丹乃富贵者也,莲是君子,这都是明喻;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喻为人的庄重高洁,不逢迎权贵,不同流陋习;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喻为人的坦荡正直,表里如一;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喻为人的美德广布,卓然自立,器宇轩昂,受人敬重。当然,这些都是暗喻,明写莲,而实写人,作者把对理想的追求与自我的情操,极为巧妙的寄寓在对莲的描写、吟咏之中。

  两文皆流露出孤芳自赏、自命清高、与人无患、与世无争的情调,这不能不说是其消极的一面,但作者身处当时的环境,庸俗之气四溢,崇名尚利流行,尚能重视修身养性,强调洁身自好,不慕荣华,不求享受,难道不令人称道,给人启发吗?尤其在今天一切向钱看,喧嚣之声不绝,人人浮躁的情况下,更是如黄钟大吕,让人警醒。

Power by DedeCms